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赠你一世安然》赠你一世安然小说 第5章 无路可退 赠你一世安然801

《赠你一世安然》赠你一世安然小说 第5章 无路可退 赠你一世安然801

发布时间:2019-10-17 16:44:5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云风清 状态:已完结

新书《赠你一世安然》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云风清,主角叶子言,慕安,是一本现代ag赌博|首页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这是慕安第一次在叶子言的家里睡到日上三竿! 卧室里还散发着那种的味道,叶子言却早已经不见身影,她翻身坐起,突然记起昨天晚上的梦,

>>>《赠你一世安然》在线阅读<<<

《赠你一世安然免费试读


这是慕安第一次在叶子言的家里睡到日上三竿!

卧室里还散发着那种的味道,叶子言却早已经不见身影,她翻身坐起,突然记起昨天晚上的梦,那个挥之不去的噩梦让慕安打了一个冷战,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为什么昨天晚上她没有因为那个噩梦惊醒?

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在轻轻的拍着她,还用手为她试汗,他的温柔让她情不自禁的靠过去,因为有了他的安抚她好像有一种找到了避风港的感觉,在那个人的怀里慢慢平静下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破天荒地的没有惊醒。

屋子里没有别人,那么那个轻轻拍打她的身子,抱着安慰她的人是叶子言?

慕安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叶子言对她来说一直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皇帝从来都是等着别人去伺候他,有怎么可能会屈尊做这种事情,最主要的是叶子言对她的态度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这样冷冰冰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如此的温柔?

温柔两个字让慕安一阵恶寒,她是疯了吧,怎么会把叶子言的温柔和自己联系起来。

和他再一起三个月,她见到的都是一副固定的面孔,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对她笑过,就连在床@上动情时候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这样的男人不是一般女人能够驾驭的,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没有和他有交集,可是,偏偏老天和她开了玩笑。

一场饭局,一杯酒,她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既然老天要让她为饵,她又何必退缩,慕安很清楚她已经无路可退,既然如此就必须一条道走到黑。

为此她对叶子言进行了全方位的了解,可惜,这个男人藏得太深,迄今为止她找不到他的命脉。

如果不能够控制这个男人,那么她就只有选择抽身而退,游戏不是她发起的,自然也轮不到她来结束。

慕安只有等待,据她的了解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除了他的未婚妻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呆到三个礼拜。

她以为自己会很快被他厌倦,却没有想到三个月过去,这个男人竟然还是没有喊停。

而她已经烦不胜烦!

慕安叹气,飞快的起床,整理好床单,拿起桌上的支票急匆匆的出了别墅。

慕安到最近的银行把支票的钱提出来转存起来,然后开始漫无目的的街上闲逛。

街头的广场大屏幕上突然插播一段新闻,播音员的声音,“安氏国际总裁陆泽轩今日亲临慕然度假山庄的奠基仪式!”

屏幕上面出现一个挺拔的身影,俊美无寿的面容上面挂着招牌似的微笑,慕安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屏幕上面的人拿起小铁铲,开始奠基仪式。

回忆似潮涌般漫来,“陆哥哥!陆哥哥!”穿着公主裙的她稚嫩的嗓音仿佛还在昨天。

他牵着她的手渡过无数个寒暑冬夏,一转眼,她的陆哥哥和她已经长大,在那棵老槐树下,他深情地拥着她,“丫头,这辈子你就放心跟了我吧!”

深情的话语,模糊的形容,仿佛就在眼前,慕安突然觉得眼睛发酸,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流泪,却没有想到其实流泪竟然是如此的简单。

泪水顺着眼角滚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叶子言坐在车里看着她流泪的脸,脸色沉郁。

《赠你一世安然》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云风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叶子言,慕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云风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赠你一世安然》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叶子言,慕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赠你一世安然

赠你一世安然

作者:云风清类型:亚游集团老板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云风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叶子言,慕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云风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赠你一世安然》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叶子言,慕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