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黑巫秘闻》黑巫术秘闻 YAOI 黑巫秘闻傲娇受

黑巫秘闻

奇幻灵异已完结

完结小说《黑巫秘闻》是奔放的程序员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宏,老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来人正是纸人张。 此时,一身黑色中山装的纸人张,走到小供桌前,盘腿坐在地上。 在我们这里,一般人很少穿中山装,为什么呢,中山装是

|更新:2019-10-17 04:48: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黑巫秘闻》是奔放的程序员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宏,老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来人正是纸人张。 此时,一身黑色中山装的纸人张,走到小供桌前,盘腿坐在地上。 在我们这里,一般人很少穿中山装,为什么呢,中山装是

《黑巫秘闻》免费试读

来人正是纸人张。

此时,一身黑色中山装的纸人张,走到小供桌前,盘腿坐在地上。

在我们这里,一般人很少穿中山装,为什么呢,中山装是男性死者标配的寿衣。那是给死人穿的。纸人张却毫无顾忌,穿着这么一身衣服,大晚上的显得极是阴森。

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对着供桌上那块木头橛子在沉思。

我躲在棺材后面,大气都不敢喘。天花板上的灯泡随着电线晃动,使得纸人张的影子在墙上晃来晃去。

张宏这时候缓过来,趴在我身边,也探头出去看。

纸人张发了会儿呆,活动活动肩膀,然后从桌子下面取出一把盈手可握的小刀,对着自己的左手食指一割。马上见了血。他拿起木头橛子,把血抹在上面,然后把橛子在蜡烛的火苗上反复烧炙。

他这么一烤,我马上就有了反应,如坠冰窟,突然之间像是淹没在零下几十度的冰水里。

我靠着棺材,抱着肩膀,浑身发冷。

张宏看情形不对,又不敢出声,焦急地打着手势问我怎么了。

我止不住的颤抖,在地上缩成一团,像是大虾。就算这样,还是冷到了极点。

张宏都快急疯了,他左右扫了一圈,看到地上有个装胶水的木桶,抄起来就要出去。我用最后的力气一把拉住他,摇摇头,做着口型,冷静!

从棺材夹角的缝隙看出去,纸人张拿着木头橛子,嘴里快速吟咒,在火苗上越烧越快。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消散,意识一点点模糊。最后一丝意识还想着,纸人张有这般手段真是牛逼,杀人于无形之中。我要是就这么死在家里,谁知道是他干的。

张宏实在看不下去,抄着木桶要出去和纸人张玩命。

我不想让他涉险。我活着的意愿不是很大,自从入狱之后,对生活已经心灰意冷,死就死了吧,不能拖着张宏下水。

我要是张宏,其实最好的处理手段是,等到明天早上报警,警察会发现我的尸体在纸人张家里,到时候他百口莫辩。总比现在出去玩命强多了。

我已经在生死边缘,话冻得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宏要出去。

张宏一闪身,正要从棺材后面钻出去,忽然房门敲响,纸人张陡然一惊,停下手里的木头橛子。他的咒语一停,我骤然回暖,虽然温度还是很低,比刚才要强多了,舒服的我直哼哼。

纸人张放下木头橛子,转过身仍然是盘膝坐姿,对着大门。朗声说:“哪位朋友这么晚了来拜会?”

透过窗户,隐隐能看到外面有个人的身影,非常模糊。

那人在外面说:“老张,你可以啊,这么多年藏在这里隐姓埋名,我找遍了大江南北,没想到你藏这儿了。你或许还不知道,这里就是我的老家,我此次回来探亲,偶然发现法力波动,顺藤摸瓜找到你,真的算你倒霉啊。”

这人说话带着男中音的声线,而且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听着像是广播员。

纸人张面色凝重:“你是谁?我就是一个糟老头子,扎纸人为生,哪来的什么恩怨。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呵呵,恩怨是你不想提就不提的吗?”外面人轻笑。

我和张宏面面相觑,来人声音并不凶,可句句都压在点上。不像是报仇来的,倒有点和纸人张促膝长谈的意思。

纸人张皱眉:“你到底是谁?不要藏头露尾。我告诉你,我老张不是怕事的人。我不去惹事,可事情找到我,我也不怕!”

外面人道:“老张,我在缅甸传承了一套古代的法本,上面的黑巫术高深莫测,据说古代只有零星几个巫师修过。我研究了一段时间,掌握了其中一些法门,但是苦于没地方试用。今晚月明星稀,花前月下,要不咱哥俩切磋切磋?”

纸人张说:“你藏头露尾非好汉所为,我不和你切磋。再说我就是一普通老百姓,你说的那些我都听不懂。你还是走吧,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外面人笑:“装,还装,大老远就能看到你屋里火影灼灼,趴门缝上还能听到你吟法咒的声音。大晚上的你又在害谁呢?装什么无辜?!”

窗户上的人影往后退,左右晃动,那人似乎正在准备什么东西。

纸人张脸色很难看,他站起来,把屋里的纸人纸马都拿出来,在身前摆了一堆,形成一道护栏。

他又拿起桌上的三根蜡烛,摆在自己的周围,形成三角形,他坐在当中用刀子割着左手的掌心,血哗哗的往外流,身前到处都是。

等他布置完了,屋里顿时鬼影重重,无数纸人的影子映在墙上,随着火光摇曳,竟然跟真人活了一般。

我和张宏大气不敢喘,屏息凝神看着。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动物的吼叫,我冷汗都出来了。

声音极其残暴,像是从噩梦里传出来的,似乎只有藏獒那么大的猛兽才能吼出来。

张宏没有反应,还在偷看外面的情况。

我压低声音:“你刚才听没听到有动物叫?”

张宏莫名其妙:“什么?没听到啊。”

我有些纳闷,为什么只有我能听见?

突然间,窗户出现一道巨大的黑影,像是有猛兽以极快的速度奔来。黑影越来越大,大到了极限,映满了整个窗户……随即屋里卷起好大一阵阴风,似乎那猛兽已经破窗而进了。

我们却什么都没看着,窗户也没破。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确实有东西进来了。

我闻到一股腥味,四周刮起一阵看不见的怪风,纸人纸马全都冲散,纸人张面前的三根蜡烛左右晃动,摇摇欲熄。

纸人张的脸色极其难看,他从地上爬起来,想逃出蜡烛圈子。

火苗摇曳的阴影里,投射出一个极其模糊的影子,又细又长,还在实时变化,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猫在徐徐前进,正在奔着纸人张冲过来。

纸人张以极快的速度跳出蜡烛圈,他三步跨作两步,竟然奔着我们藏身的棺材过来。

我和张宏躲在后面面面相觑,紧张到了极点。

纸人张来到棺材前,并没有看后面,而是着急忙慌抬起棺材盖子,弯着腰进去好像要拿什么东西。

我浑身打了个冷颤,对张宏做了个眼色,说了一声:“上!”

张宏陡然从棺材后面站起来,纸人张吓了一大跳,“你,你……”

张宏常年劳作,那也叫农民,身上有的是力气,对着纸人张就是一拳:“去你大爷的!”

纸人张没料到棺材后面居然还藏着人,张宏这一拳就给他封眼了,正打在右眼窝上,当即来个乌眼青。

纸人张倒退好几步,一屁股坐下去,竟然坐灭了其中一盏蜡烛。

地上那只大猫的黑影转瞬即至,扑灭了另外两盏蜡烛。纸人张牙齿咯咯响,瞅着我,突然大喊:“对了,我认识你,给老雷家下厌术的人就是你!我早把你杀了就好了,没想到今天我能栽在鼠辈手里!啊~~~”

他叫了一声,脖子上冒出四个深深的血洞。他手刨脚蹬,脸色变成深灰色,像是被什么咬住脖子,可我们看不见。

他一双眼睛怨毒至极,紧紧瞅着我,渐渐的两只脚不动了,身体打挺,死在当场。

张宏两脚发软,紧紧拉着我的胳膊。说来也怪,纸人张一死,我全身的寒意顿时消散,只感觉屋里闷热难当,浑身汗哗哗流。

这本来是值得庆幸的事,可我看到纸人张死不瞑目的一双怪眼,心口窝像是压了千斤巨石,上不去下不来,堵得难受。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来,一股强烈的腥气散发过来,我有种强烈的感觉,那只看不见的大猫似乎在朝着我们走近。

我和张宏在强大的压力下瑟瑟发抖,不敢动一分。

门外的人问:“你们是谁?”

张宏吓得不敢说话,我勉强道:“我,我们是村民。”

那人轻笑:“如果不是你们刚才帮我杀了老张,我还错以为你们是同伙呢。如果是同伙,你们今天也得一起死!”

“不,不是同伙。”我口干舌燥:“纸人张用法术害我,我今晚是偷着报仇来的。”

那人念动咒语,大猫的影子不见了,想来是撤了法术。他淡淡道:“你们走吧,从哪来回哪去,我不为难你们,今晚的事也不要说出去。”

见他没有敌意,张宏胆子大了:“前辈,你是哪位,能认识一下吗?”

那人笑:“你们两个真是不知死的鬼。刚才老张死的时候,怨气难消,眼睛直直地盯着你们两个,他要把自己变成厉鬼,以后缠死你们!”

《黑巫秘闻》精彩评论

    黑暗向,种马推土机,春秋时期。不得不说这主角(张宏,老张)原先是还有感情的,当真心爱主角(张宏,老张)的两个妹子被一个算是爱主角(张宏,老张)的女主(张宏,老张)嫉妒给阴死,甚至连孩子都流产了。虽然 这女主(张宏,老张)被主角(张宏,老张)关一个院子给关疯了。但这主角(张宏,老张)彻底成推土机,没有感情了,一路BABABA推倒N个妹子,大结局更是丧心病狂和自己的女儿BABA还生下孩子

    为您推荐

    ag赌博|首页小说排行

    人气榜